创造习惯新商机

创造习惯新商机
颠覆世界的初萌创新

有时,看来是为了特定市场而做的科技,也会成为主流;刚开始只有一小群使用者在做的,也可能延伸至更广大的族群。看到起初仅有一小撮人使用的情况,常会让观察家上当,忽略这产品真正的潜力。

非常多改变世界的创新曾经被斥为只是商业吸引力有限的新奇事物罢了。乔治.伊士曼(George Eastman)发明的「布朗尼」盒式相机,内附底片胶卷且只卖一美元,一开始是当成儿童玩具来贩售。

电话的发明起初也受人蔑视。很多人都知道英国邮政总局总工程师普利斯爵士(Sir William Preece)曾公开说:「美国需要电话,我们不用。英国有许多信差。」。

网际网路本身,以及后续的每个创新浪潮,不断受到批评,说它们无法广为大众接受。1995年,硅谷评论家斯多(Clifford Stoll)在《新闻週刊》发表一篇文章,标题是「网际网路?得了吧!」文中宣称:「事实是,没有任何线上资料库,能够取代你们每天读的报纸......」他还写道:「不久后我们会直接在网路上买书、买报纸。呃,最好是啦。」但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确都上网看书阅报了。

又例如,脸书早期只是哈佛学生用的工具。该服务模仿了当时大学生都很熟的「非线上」行为,也就是翻阅有学生照片与资料的纸本书。而在哈佛受到欢迎后,脸书又红到其他常春藤名校去,然后是全国各地的大学。接着,连高中生也在玩,然后,某些公司的员工也开始用。最后,到了2006年9月,脸书对全世界开放。今日,脸书用户超过十亿人。起初只是某个校园里萌发风行的行为,后来成了席捲全球的现象,正迎合了「人类想与他人有所连结」的基本需求。

新科技,让事物产生新的可能

硅谷「超级天使」投资家梅波斯(Mike Maples, Jr.)相信,科技浪潮的模式有三阶段:「起初先从基础设施开始。这方面的进步是蓄积大浪的初步因素。当海浪开始汇聚,赋能(enabling)科技与平台创造出新型态应用的基础,使渐强的浪潮达到高渗透率及广受消费者採用。最终,这些浪掀至最高后逐渐消退,(将空间)让给后浪去酝酿成形。」

常常,新的基础设施问世,也开启了前所未见的一条路,让其他行动更简单或更值得。例如,起初是因为美国政府在冷战期间委託打造了相关基础设施,才让网际网路成为可能。接着,拨号数据机等赋能科技,以及后来的高速网路连线,提供了网路存取方法。

最后则有HTML、网路浏览器、搜寻引擎─这些网路架构的应用层。而经由以上累积,让我们可以在全球资讯网上浏览。在这接踵而来的每一个阶段,都因为先前的赋能科技而使新行为与新商业得以蓬勃发展。

因此只要能看出新科技在哪些领域,让「钩瘾模式」走完循环的速度更快、次数更频繁、奖赏更值得,就能为新成习产品的开发,提供沃土良田。

改变介面,吸引更多日常使用者

每当人们与科技互动的方式出现大改变,就能看到许多商机等待收成。介面的变革瞬间使种种行为更加容易。接着便是因为完成某个行动,再也不须费那幺多力气了,所以使用量往往暴增。

苹果与微软的成功,来自他们将笨重的资料处理机,转为图像式使用者介面的终端机。Google简化了搜寻介面,相较之下Yahoo!与Lycos等竞争对手的介面广告多又难用。脸书与推特也将对行为的新见解,转成让线上社交互动更简约的介面。

如果时间拉得再更近一点:钉图趣创造出图片画就的丰富之作,利用当时尖端的介面变革这种能力,让我们对线上目录的「钩瘾」本质有了新的认识。而以Instagram来说,其介面变革在于智慧型手机本身内建相机。Instagram发现,该站「低科技」的影像滤镜,能让用智慧型手机拍摄、相对品质较差的相片,看起来有很棒的效果。

因此用手机拍出好照片,突然间就变简单了,而Instagram也运用这些先知灼见,吸引到大批兴奋急切的使用者。钉图趣与Instagram两者的情况都是「以小团队创造大价值」─不是因为他们战胜了困难的科技挑战,而是透过解决常见的互动问题而达成。
 

摘自《钩瘾效应》

数位编辑整理:林彦杰

Photo:Time magazine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