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吞食部】绝境不可悲,可悲的是你把它当作迷幻药来嗑─《冰


《冰毒》要延长加映了,台北部分从原本的单厅(光点华山)增为两厅(加入光点台北),高雄也要加入映演行列。这部横扫国际电影节,夺得包括爱丁堡影展最佳影片、台北电影奖最佳导演及媒体推荐奖的电影,上映近一个月以来,达到九成的满座率,导演与演员每天跑映后QA,搭配各种座谈活动,是成功的艺术片细水长流式经营;观众这也才见识到,女主角吴可熙原来是位精明干练的时髦姑娘(此前她甚至不被觉得是台湾人),片中精湛演出和口音揣摩是因为下过苦功,而男主角王兴洪其实是清大研究所高材生,而且本人开朗风趣得很。

这段日子《冰毒》上遍各家媒体,人人都好奇这位16岁就从缅甸来台湾留学的华裔导演,是如何在短短三年内攀上如此声势。赵德胤领奖时说「谢谢台湾的栽培」,凭《爸妈不在家》拿了去年金马奖最佳影片的新加坡导演陈哲艺,也说过类似的话。这几年我一直关注台湾八0后新导演(赵德胤1982年生),但有个问题总在心里挥之不去:为什幺过去新电影的优良传统,实际嘉惠到的都是海外华人,而非本国青年?

除了电影相关场合,大概不会在其它地方见到赵德胤,媒体引述他的话:来台湾后从没浪费过一分钟。不过这说辞有其可议之处,他在拍《归来的人》之前,心思大都放在恋爱上。而今年以前,只要跑一趟影展就能认识他们全剧组了,因为就只有5个人;第三部长片《冰毒》增加了一点,总共7个。他的拍片方式极其克难但效益惊人,所以是他愿意在低限资源中求表现,而安逸的台湾青年不肯吗?每次见到他,我都更确定与其花时间怨叹处境艰困,不如踏实做点什幺,令处境有改变的可能,因为绝境并不可悲,可悲的是把绝境当作迷幻药来吸食,然后永远麻痺、沉溺其中。

【电影吞食部】绝境不可悲,可悲的是你把它当作迷幻药来嗑─《冰
【电影吞食部】绝境不可悲,可悲的是你把它当作迷幻药来嗑─《冰
回到《冰毒》,这要从《安老衣》谈起,去年由凤凰视频出品,以「原乡与离散」为题,邀集六位导演拍摄的《南方来信》短片合辑,赵德胤的《安老衣》是其中之一,讲述女主角「三妹」从中国赶返缅甸家乡,为即将往生的祖父带回寿衣;《冰毒》则是这个故事的延伸加长版:「三妹」回乡奔丧前,当地一名农家青年抵押了一头牛,换得一台破旧摩托车到车站当车伕、挣快钱,两人相识后,便一同冒险做起运毒生意。做为「归乡三部曲」的终章,《冰毒》持续描绘全球化背景下边陲的、底层的、惨淡无望的人民,他们除了吸食廉价毒品还有什幺消遣?这点倒是很有趣地与发生在山西的《小武》呼应,他们都唱卡拉OK。
 

【电影吞食部】绝境不可悲,可悲的是你把它当作迷幻药来嗑─《冰
片尾那场宰杀黄牛的戏,我认为不该说是控诉,控诉太绝对了,那应该是人物经过整部片的压迫,累积到极限后的扯嗓一喊,并且喊得淋漓尽致。许多观众遮眼不忍卒睹,但它实是集总结与象徵于一体的震撼一镜,也为全片的叙事结构与艺术性,标注了完美的句点与高点。联合上映的短片《海上皇宫》,同样使用宿命迴圈的手法呈现,推算起来,这两部作品的拍摄时间,正处在去年底我和赵德胤採访中,他所称的深刻反省期。如今看过《冰毒》,这部片也经历过世界各地的评论迴响,我有立场相信,他电影创作的第一阶段已经圆满,至于下一步,他一定也清楚该怎幺走。
 

------作者简介------
【电影吞食部】绝境不可悲,可悲的是你把它当作迷幻药来嗑─《冰
孙志熙
现从事电影与文字工作
吞食电影并永远感到饥饿

你可能喜欢的: